Skip to content This repository Search Pull requests Issues Gist @SecZhujun Sign out Watch 1 Star 4 Fork 29 pages-themes/tactile Code Issues 1 Pull requests 0 Projects 0 Pulse Graphs Branch: master Find file Copy pathtactile/_layouts/default.html 22d2561 21 days ago @mueller-physics mueller-physics 'View on github'-button points to user page 3 contributors @benbalter @mueller-physics @jasonlong RawBlameHistory 61 lines (55 sloc) 2.56 KB BLOG-wrote-ZhuJun by SecZhujun

BLOG-wrote-ZhuJun

View on GitHub

朱俊按:异类,有异类的生存方式。当异类不再寻求非异类的认同时,英雄之旅便开启了。

大侠朱不屑

大侠朱不屑“一大早”爬起来了。怎料萧剑、翟寒、天宏三人早已投入战斗,化作一片剑影,杀入敌阵,难分难解。

“呦!大侠醒了!帮我点个香干回锅肉。”

“我要茄子烧肉。”

“老样子,你懂的。”

大侠揉了揉眼里的星光剑影。骂了一句,熟练地拿起萧剑的手机点开美团外卖。

“哥几个浴血奋战,终于击退敌军,力气消耗殆尽。待会粮饷运至,哥哥吃饱带你飞!”翟寒杀得得眼红,倒在世界树下,豪言不减。

朱不屑一言不发,将酒葫芦系在腰间,出门去了。

“这家伙今天怎么了?没睡醒?”

“不屑岂与尔等凡夫俗子为伍!”萧剑朗声道。

“萧兄明见,宏某佩服!”

朱不屑只做不闻,随即去得远了。风从古老的草原吹来,荡着腰间的葫芦,低垂的云压在朱不屑眉间。

“天下有大美而不言,众生皆愚昧而妄言。”

教学楼前的灰色天空下,只有风听见他的低吟。

旋开壶塞,仰头便灌了一口风,原来壶中酒早已见底。

朱不屑哑然苦笑,向山头走去。山间小路崎岖多岔,朱不屑也不管不顾,随性而走,走得兴起,竟不知到了何处。桥下一汪溪水,清澈见底,溪中可见云倒映其中。

林中竟有这样一块好地方!恰似世外桃源!

“溪边照影行,天在清溪底。”朱不屑心中郁结一扫而光,吟诗应景。

“天上有行云,人在行云里。” 太妙了!此诗正合此景!手舞足蹈间,碰到腰间酒葫芦,那葫芦在风中抵御已久,绳带早已松动,这时应声而落。啪!掉入溪水顺流而去。

“这葫芦虽不值钱,却伴我多年,左右不离。”朱不屑心中惋惜,但心情开朗,当下也不再纠结,思考江湖大事。

天下武林群龙无首,昔日武功精粹散落各处,残次不全,以致近百年来无一人能有小成,更有民众以为武功是痴人意淫之物。科学当道,迷信不存。这种观点真是可笑至极。 同屋流浪的几位兄弟,沉溺虚拟世界,将那电子游戏化作自己的附身,每日打斗,好不快活。岂不知荒山剑冢,藏有独孤秘诀,可以开天辟地,连接古今。

想到此处,不由摇头叹息。

“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!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!”一白袍男子,踩着重重的莲花印阔步而来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!”

“你是谁!”

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!”

此人已踱步近至朱不屑跟前,朱不屑上下打量,来人身高不满七尺,一身白袍,三缕长须,体型宽广,大肚便便,腰间悬一把长剑,双目炯炯有神,似有千钧之力。不屑见过多位武功卓绝的大师,却从未感受到如此强的气场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桃源既相见,呼我谪仙人。”

“谪仙人有何指教。”

“这是你丢的葫芦吗?”谪仙从背后掏出一只葫芦,正是不屑恰才落入水中的葫芦。

朱不屑心头一喜,连忙迎上准备道谢,不料谪仙顺手一扔,葫芦又落入水中流走了。

朱不屑一愣。”你这是什么意思!“

”你是谁?“谪仙反问道。

一股压力竟从面前这人传来,强压了心中怒气,不屑脱口回答:”在下朱不屑。“

”不对。“谪仙摇了摇头。

”为何不对?我姓朱,名不屑,自然叫朱不屑。“

“你为何名叫不屑?”

“爹娘起的名字,你问我作甚?”

“我当然问你。我且问你,人前倨傲,人后自怜,遇淑则喜,遇恶则怒;美景畅怀,臭水肠愁;一屋不扫,心忧天下。这可是你?”

不屑心中不快。“嫉恶如仇,惩恶扬善,有何不对?”

“你自称大侠,自诩为国为民,你可保卫过家国人民?可曾钻研剑术传习武艺?可曾精研典籍以传后世?你心中如何作想,与天下人和相关?”

不屑惊得一身冷汗,谪仙所言,句句鞭心。

“在下惭愧,可否请教破解之法?”朱不屑不禁虚心道。

只见谪仙缓缓抽出腰间长剑,对着溪水一剑斩下,剑气阻住溪水,溪水爬上剑锋,随后便压倒剑气,奔涌得更凶了。

“抽刀断水,水更流;举杯消愁,愁更愁。”

朱不屑若有所思,待他回过神来,谪仙已背转身准备离去。忽又回头说道:“你名为不屑,意在不拘于琐屑。”说完便轻飘飘地走了。

不屑正待细问,忙向前抓去,却抓了个空,摔在地上,抓了一手的干土。

站起来定睛一看,哪里还有什么小桥流水,流云草树,却是自己靠在教学楼前的一棵树下睡着了。

朱不屑抖了抖身上的土,往宿舍走去。

“哟!大侠回来了!”

朱不屑一言不发,从抽屉里拿出纸笔,装进书包就要出门。

“大侠这又是要去哪?”

“大侠自然是去行侠仗义。你看,书剑合璧,必能力挽狂澜,拯万民于水火。”朱不屑左手抓着铅笔,右手拿着高数,笑道。

Contact GitHub API Training Shop Blog About © 2017 GitHub, Inc. Terms Privacy Security Status Help